上海市中心区垃圾清理与干扰问题的优化研究

时间:2019-03-25 06:09:23 来源:乳山信息网 作者:匿名



上海市中心区垃圾清理与干扰问题的优化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作为中国第二大人口数据城市,2016年上海的日均生活垃圾产量为24040吨。目前,中心城区的垃圾清除存在噪音,异味,交通拥堵等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设计了“垃圾清运时间居民满意度调查”问卷,并用SPSS软件对数据进行了分析,得出了居民满意度与垃圾清除的影响因素和相关性。最后,结合上海市中心城区垃圾清运模式的特点,介绍了基于日本垃圾处理方法的有效改进方法和改进建议。

关键词:上海市区;垃圾清除;操作模式;问卷调查I.引言

面对生活垃圾的惊人生产,运输过程至关重要。目前,上海市中心城区存在垃圾清理量大,运输时间不合理,运输不清,气味大,噪音大等问题,影响公众的身心健康和生活舒适度。视觉,听觉和嗅觉。清算业务的调整是与城市形象的改善,城市的精细化管理以及居民生活环境的改善有关的重大问题。我们应该努力减少垃圾清除过程中的各种干扰,使其更好地服务于现代社会。二,上海中心城区垃圾清运模式现状及问题分析

(一)上海市区垃圾清运模式现状

目前,上海垃圾清运模式主要包括大型清运车直接进入社区模式,短途运输车辆以短距离转移到压缩站模式,以及“桶换桶”模式。这三种模式都是在居民区设置垃圾房,居民将散装垃圾放入垃圾箱。使用三种清除模式各有利弊。比较分析如表1所示。

(二)上海市中心区垃圾清除的主要问题

目前,上海市中心城区的垃圾清运有四个主要问题:一是垃圾清运时间不合理。过早的清关时间会干扰小型压力站或垃圾箱附近的居民。其次,小型压力站的位置太靠近住宅区。中心城区的小型压力站一般位于社区出口附近,而中心城区人口密集,垃圾量大,种类繁多。气味和噪音极大地影响了周围居民的生活。第三,小型压力站的数量非常少或利用率低。一方面,小型压力站的数量太少,这需要大量的车辆输入,增加了垃圾的数量和运输成本。另一方面,小型压力站的利用率低,增加了清运的压力,增加了清洁和运输的成本。第四,垃圾转运站的道路设置不合理。垃圾中转站外的单行道必须在整个区域内满足近100辆垃圾车同时到达,导致停车资源紧张,中转站被堵塞。排队不仅严重影响清关和运输的效率,还会延误清关时间,导致垃圾溢出。为了了解居民对垃圾收集时间的具体看法,我们设计了一份问卷。3,上海市居民对垃圾收集时间满意度的调查分析

(1)上海市居民对垃圾收集时间满意度问卷的概述

根据居民对垃圾收集满意度的影响因素和相关性,我们向上海市区普通住宅的居民分发了900份问卷《上海市中心城区小区垃圾清运扰民调查》,包括在线电子问卷和离线论文。每份质量问卷共发放450份,共回收问卷850份,有效问卷831份。以下SPSS软件用于获得影响居民满意度的多元回归分析结果。

(2)上海市居民对垃圾收集时间满意度的问卷调查数据处理

因变量y和相应变量x=(j=1,2,3,...,n)之间的多元线性回归模型是:

y=b0 b1x1 b2x2 ... bkxk e(等式1)

其中:b0是回归常数; bk(k=1,2,3,..,n)是回归参数; e是随机错误。

通过相关系数法选择以下三个自变量,即居民年龄x1,噪声影响度x2和气味影响度x3。 x2的主要影响是1级,轻微的影响是2级,影响较大的是3级,对4级造成很大的麻烦; x3的基本无效为1级,轻微气味为2级,大气味为3级,恶臭为4级。居民对社区垃圾清运时间的满意度y:非常满意6级,非常满意5级,4级更满意,一般3级,不满意2级,非常不满意1级。

根据公式(1)的回归模型统计量如表2所示:R是相关系数,R2是判断系数,并且确定线性回归的拟合度以解释因变量的变化程度。通过自变量(比例),确定系数为0.398,拟合优度较低,但由于影响实际社会问题的因素较为复杂,因此可以接受该值。 Durbin-Watson统计量为1.853接近2,基本上判断模型中没有序列相关性,并且排除了伪回归。

从回归模型的方差分析表3中,F值为184.417,显着性概率为0.000,表明回归是显着的,即解释变量和解释变量之间的线性关系是显着的,并且可以建立线性方程。(3)实证分析结果

将SPSS回归分析结果代入多元回归模型,得到如下的多元线性回归方程:

Y=6.214-0.006x1-0.492x2-0.531x3

(公式2)

其中,x1是居民的年龄,x2是噪声影响程度,x3是气味影响程度,y是垃圾清除时区内居民的满意度。

1.回归结果的解释

从回归模型公式2得出以下结论:

(1)时间满意度与居民年龄,噪声影响程度和气味影响程度成反比。

(2)? 1个单位的年龄将使垃圾清除时间内居民的满意度降低0.006个单位。

(3)1台机组的噪声影响程度将使居民对垃圾清运时间的满意度降低0.492个单位。

(4)? 1个单位的气味影响程度将使居民在垃圾清除时间内的满意度降低0.531个单位。

2.回归结果分析

根据回归结果,居民对垃圾清除的敏感性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此外,噪声和垃圾气味处理是影响居民对垃圾收集时间满意度的两个主要因素。相反,气味效果更严重。因此,在优化垃圾清除系统中,应优先考虑垃圾气味泄漏和降噪问题。

为了测试上海居民对垃圾清除时间的满意度,符合建立回归模型的前提条件,得到了图1所示的标准P-P图。从图1中可以看出,大多数点都在直线附近。因此,可以认为上海居民对垃圾清运时间的遵守情况遵循或接近正态分布,这符合建立回归模型的前提条件。四,国外经验和启示

(1)日本重视垃圾分类的宣传和教育

日本在各个方面促进废物分类教育。首先是从幼儿园升职;二是各级学校组织学生参观居住地垃圾处理厂,了解环保对生活的影响;第三,政府部门一直在提供垃圾分类手册;四,居民留在新社区,垃圾收集时间表将及时收到。(2)日本的废物处理收费系统

在日本的大多数城市,采用生活垃圾处理的计量和收费系统,即单位垃圾的收费标准是固定的。主要内容是:每个垃圾袋的价格包括垃圾处理费,公众通过前往指定地点支付垃圾袋。危险和资源废物的收集和运输是免费的;可燃和不可燃垃圾的收集需要购买特殊的垃圾袋,这些垃圾袋是根据垃圾量来支付的。通过垃圾收费系统,一些垃圾被分类为资源垃圾进行回收。垃圾计量收费实际上意味着“支付更多的钱”,反映了“污染者付费”和“用户付费”的原则,从源头控制垃圾量。在此系统的基础上,约有一半的日本人口支付垃圾处理费用。

(3)参考和启示

基于以上两点,我们认为日本的垃圾清除系统可以作为减少上海生活垃圾的参考。

一是大力推进废物分类教育。居民做好废物分类不仅可以减少环卫工人的工作,还可以大大减少气味的传播,因为合理的分类和及时清除。虽然现阶段很难全面实施废物分类,但可以从学校和居委会开始,选择一些部分进行试点,利用宣传和教育来传播垃圾分类意识,并结合实践让孩子们首先建立和发展思想。

第二,上海应尽快实施垃圾收集系统。由于上海人口基数庞大,日常生活垃圾产量很高。引入相关法律文件,加强限制,确保垃圾收费系统的顺利实施,并将垃圾收费系统与绿色账户激励机制相结合,建立二者之间的点对冲机制。通过垃圾收集,M可以让居民感受到垃圾清理的成本,提高居民的减废意识和环保意识,促进居民从源头减少垃圾产量。五,优化上海中心城区垃圾清运系统的对策与建议

(1)小型压力站升级

小型垃圾压缩站的优点是:收集垃圾成本低,效率高,避免污染。因此,在土地价格昂贵的上海地区,建议将某些社区的“垃圾房”或“垃圾房”升级为小型压力站,而无需重建被占用土地,无需重建压力小。车站的部分费用。有必要升级小型压力站。它是在原有垃圾箱的基础上重建的,避免了重新规划土地以节省土地;将垃圾房升级到垃圾压缩站,容量的增加直接提高了转运效率,从而减少了清关。交通费用;对于预防性空缺和环境卫生考虑,这也将防止未来废物处理能力的饱和。升级改造后,小型压力站通过移动式改变收集和运输垃圾,增加了垃圾桶的清洁频率,减少了蚊子和苍蝇的繁殖;配套电动车运输干扰低,基本可以实现社区的无声运输。压缩过程关闭,不再发生垃圾泄漏,减少环境污染。(2)优化垃圾运输路线

对于城市垃圾收集和清除,选择合适的垃圾收集方法,为城市垃圾收运系统设计合理有效的运输路线至关重要。在设计路线时,应满足以下原则:

1,社区的清理和运输应安排在清理作业的前端,社区内的垃圾应及时处理,不得与车辆进出车辆的高峰相撞。 。

2.接收路线应尽可能紧凑,以避免重复或不连续;尽可能平衡工作量,使每条线和每条线的收集和清除时间大致相等;并避免在交通拥堵高峰时段收集,清除垃圾。

3.收集路线的起点最好位于停车场或车库附近;路线应避开狭窄的单行道和公共交通道路,垃圾车停放点应远离公交站台。如果接收路线在单条街道上收集垃圾,则起点应尽可能靠近街道交叉口,并沿着环形路线收集垃圾。

(3)支持措施

针对垃圾清除和干扰问题,可以改进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采用数字观测和手动辅助垃圾监测系统进行优先处理,“互联网”用于实时监测反馈和清理工作。第二是使用降噪方法。推广滑轮式垃圾桶:将社区垃圾箱改为底部滑轮式,工作人员应轻轻拉动推垃圾清除作业。三是建立健全清算业务服务规范,完善长效管理机制。提高员工素质,定期培训和监督;并合理制定奖惩制度。第四是合理的宣传和指导。积极引导城市居民,提高环保意识,垃圾分类意识,缓解从源头上清除垃圾的压力。还可以引入相关的惩罚机制,全面推进标准废物处理方法。

引用:

[1] Fukuyama K.居民参与维持的社会系统的有效性:分类垃圾和垃圾的收集系统[C]。 IEEE,2000。[2]周少奇,张洪国。同时处理垃圾压缩站废水和废气的生物处理设备:2005。

[3]张斌,周,张..湖南临武城乡垃圾清除系统规划[J]。工程建设,2014。

[4]苏健。消除运输过程中扰乱人们的现象,使城市更加舒适宜人[J]。城市管理,2007(10)。

[5]王富强。论城市建筑垃圾资源化处理[J]。科学技术信息,2011(21)。

[6]薛文珍,甘贤辉,王永辉,等。住宅小区减废站环境污染及防治对策[J]。上海环境科学,2003(10)。

[7]张小龙。城市生活垃圾处理现状及发展对策[J]。农业与技术,2012(08)。

[8]赵国华,陈炳禄,郑铮,等。生活垃圾污染源控制研究[J]。环境与可持续发展,2008(04)。

[9]严阿莲,陈杰。日本国内垃圾收费的实施及其影响[J]。环境卫生工程,2016(05)。

(作者:上海理工大学管理学院)

Copyright ?2018-2019 #首页标题#(www.mariyakoryttseva.org All Rights Reserved.